落花盈衣

大概……也就只能这样了,阴阳师……大概也就这么再见了吧。留给我最爱的妖狐。(我也只能摸到这个地步了,手残得治orz)

我……这辈子怕是都得不到初非了……(ಥ_ಥ)超想要那一千勾啊!!!!!!!!

欢迎珠子~以及为了庆贺珠子的到来买的新景趣超赞!

悄咪咪的……丢完爷就跑……

留给我所爱着的—— (1)

#式神是游戏的,ooc是在下的#
#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系列#
#无cp向#
#占tag致歉#

留给我爱着的鬼使黑

     一开始一直以为他心里除了弟弟再也装不下其他人,除了只有弟弟真实存在的「家」其他什么都不认。
事实上,他真的非常温柔。
最初对于他,我也许只是一种敬畏的感觉,希望能和他并肩作战一次。
     最终还是做到了,似乎明白了为什么他会与姑获鸟为“非洲战神”(笑)。因为他们有着的是仅次于那些“欧洲式神”的战斗力。
     群体攻击的感觉好棒,因此对于他的培养速度远超于妖狐。
     犹豫再三,为了与妖狐的「心」向对,将他与鬼使白分别改为了「脾」和「肝」。
     鬼使黑他顶替了妖狐原本的职务,开始带着寮内其他的式神,虽然不论何时妖狐都会或坐或站的在一边,看着他。
     以至小鹿男除了最初是由妖狐带着往后就全是鬼使黑在带着了。
      渐渐的开始了解鬼使黑了……他真的是一个很有担当的人……是负责的鬼使、疼爱弟弟的哥哥……他的不羁是豪放的性格,他的爽朗也为性格使然,他不会特意在乎礼节,但又不会一来就给人留下差劲的印象。
      其实鬼使黑真的……温柔的不像话,战斗力什么的,是为了保护想要保护之人才会如此吧。虽然他有时说话不大好听,但他就像是一个口嫌体正直,嘴上说着什么“麻烦麻烦”的,但手上已经开始帮忙了。
      或许我执念深吧,一目连就这么来了。鬼使黑按道理是要负责带他的,可是却也不知为何,迟迟没有想要鬼使黑带他的意思,就这样留着一个小小的一目连在寮内,现在想想一目连他那时应该会觉得很孤单吧。
     鬼使黑作为「脾」而言,是真的有时候脾气很大啊,总是有着出乎意料的输出,但愿他的脾气大不是因为鬼使白很久没有得到过好东西了。
     鬼使黑他似乎是知道的,对于他的爱远不如妖狐,之所以让他比妖狐强也只是为了能够让妖狐轻松点。
     后来寮内渐渐的开始参与斗技,他和妖狐还有座敷童子便成了固定阵容,不得不承认这种阵容有点吃力不讨好,但是却不乱如何是希望他来做主力,妖狐补刀。
     仔细想想还真是委屈鬼使黑了,有的时候斗技会被人夸奖,但从来不是他,只有妖狐会被说什么“欧洲突”“机关枪”,作为主力的他没有一次被对方夸赞,只有他身后的那个阴阳师,会为他的好发挥而高兴。即使输了也从未怪罪过。
     当他成长到能够一击解决全部的时候,茨木童子来了。
     或许这可以说是双喜临门?但……并不是很期待啊。
鬼使黑到是从来没有担心过主力的位置会不会被抢这个问题,只是特别爽朗的一笑,抱过小小的茨木,喊着妖狐就去给茨木练习去了。
     鬼使黑换上了新的衣服,这也许是迟来的礼物。
     一身漆黑的他更显的帅气,所谓‘少时黑羽’,大抵就是他还活着,还是少年的样子,总觉得他从那是起就背负了许多东西,他也总是认真的对待着。
    再后来,很不争气的开始后悔了,我开始后悔为什么是他,为什么我最强的是他,而不是妖狐。
    纠结的心理在折磨着,不后悔是他的强大足以撑起整个寮,后悔是因为我对他的感情远没有想象中那么深……
    现如今,我也不愿再去纠结那种事情,他也不再是「脾」,而是成为了「人生若」
,相应的,鬼使白也不再为「肝」,而是「只如初见」。

    或许我真的爱他们,但是却总要否定这种感情,怕到了分别之时会不舍离去。

留给我所爱着的—— (序)

#式神是游戏的,ooc是在下的#
#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
#无cp向#
#占tag致歉#

序-给阿妈最爱的妖狐

    没人知道我有多爱妖狐。
    最初看到他,他是那么小,那么可爱,我将他抱在怀里,漫步在庭院。
     雪女成为了他的第一位导师,告诉他如何去战斗,如何保护自己。
妖狐长的比雪女高了,我真高兴。可是雪女却这样渐渐的很少出现在妖狐面前了。我只能告诉妖狐“她要休息了。”。
     雪女终归没有彻底离去。妖狐他也开始了他的本能,很可惜寮里没有什么漂亮的小姐姐,我有点窃喜。
他穿上了新衣服,真的很漂亮,红色的狐狸沐浴在阳光之下显得分外美丽妖娆。
     妖狐好像并没有察觉到我对他的爱,但也希望我能为他感到骄傲,他战斗有时还是是比较卖力的,虽然有时要是身边没有小姐姐并肩作战或是坐在一旁观战就不好好战斗,就突突几下敷衍了事。
     有一天突然来了个小鹿男,他的美丽我是知道的,我担心他会不会因此而失去宠爱,我很庆幸,并没有,妖狐仍然受到最高的宠爱。
     但后来,寮中的重点移到了新来的鬼使黑身上,什么好的东西他都是优先级最好的,其次才是妖狐,这一点虽然不高兴但却不能多说什么。
     鬼使黑和他的搭配似乎已经成了固定。
     妖狐他成为了寮内第一个有六星御魂的式神,我也很替他开心。
     妖狐一天天的成长起来,一天天的越发俊秀,他是我最爱的。
     妖狐他在一次战斗中突了二十几下,虽不是为我,但我还是很开心,他也一脸兴奋,小脸通红。
     毫无前兆的,一目连来了。
     他是一个比小鹿男还要危险的存在,即使他并非输出,但他的到来仍让我心头一紧,我不希望任何一个式神夺走他的宠爱。
     最后一目连只是觉醒了便没有再管了,我稍许放心了些。
     妖狐比鬼使黑来的早很多,但他却先满技能了,我不太高兴,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妖狐升的技能几乎全在被动技上。
      妖狐是寮里第一个有昵称的式神,不再是‘妖狐妖狐’的喊了,他成了『心』。
      妖狐又重新享受到了最好的御魂,但是对他的感觉……不是的……是对这个世界的感觉,发生了异样,一个今人不舒服的异样。
鬼使黑六星了,伴随他六星而来的,是茨木童子。
      妖狐……他单次输出没有吸血姬高,多段输出没有夜叉高,还发挥特别不稳定,斗技战场上几乎看不见他的身影,他到底为什么能够获得这么多这么久的宠爱。
是雪女带起的他不假,除此之外的几乎全员都是他一点一点带大的,他是这个寮里经验最丰富的式神。
     又过了很久……彼岸花出现在了这个世界,我很惧怕她,我知道鬼使黑打不赢她,妖狐就更不可能了,我的无力使我悔恨,我去找了那个被撇开许久的一目连,我希望他能帮我,帮妖狐。对于一目连,我甚至不敢承认我看中他,我想等把我能给他弄到的最好的东西全部准备好后再让他来协助我,我大概是被逼无奈了。

    再过不就我或许会永远陷入沉睡,不像之前几次,昏睡几天后却耐不住性子重新睁开了眼睛在这个世界毫无目的的探寻着,我迫切的想要看到妖狐,看见他爽朗的笑,很令我安心。

     我与他相见……已经过去了180天,我对这个世界的唯一的最后的眷恋就是他,若是有一天我将在这里死去……我会让他忘了我,回到他最初的样子。